另一方面便利居民了解信托
发布时间:2019-06-19

  财富的累积为国内信托业带来了发展机会,各种信托机构如雨后春笋般快速崛起,但任何行业发展都需要一个时间沉淀。绿专资本表示海外信托是相对国内信托而言的是受外国法律监管的信托,设立的信托相关的一切事务都必须由海外的法院和律所监管。

  在海外,“设立信托”是一种由律师提供的法律服务,它通过一纸信托合同合法地将个人资产所有权转移至设立的信托名下,并由此实现资产在实质上的转移。信托是唯一的一种以合法的方式将个人名下资产过户,同时自己又可以拥有完全控制权的法律形式。

  我国正处于大变革的关键时期,这也决定了信托业的发展还有很多方面需要完善和理顺。目前,行业主要存在的问题包括,制度建设仍待强化;当前业务模式可持续性不强;信托公司专业化水平尚不足;信托应用推动不足等等。

  英美是信托发源和发展国家,而日本是大陆法系下成功发展信托业的国家,虽然不同国家信托业发展模式有所不同,但是成功发展经验却又具有一致性和可借鉴的地方。

  一是完善的制度建设是保障信托业稳健发展的必然。虽然英美是判例法国家,但是对于信托法律法规建设却非常重视,像英国制定了受托人法、受托人投资法、信托变更法等一系列成文法。

  日本作为大陆法系制度国家,在1922年相继制定了信托法和信托业法,2006年修订了信托法,与信托业务相关的税收、会计、信托财产登记制度也非常完善,而且日本针对贷款信托等重要信托都制定了详细的监管制度,促进了日本信托业的规范、持续快速发展。信托制度是一个相对灵活的财产管理制度,而且在不同国家会有不同理解,这就需要通过制定完善的制度,一方面加强受托人自身的尽职履责监督,保护受益人权益;另一方面需要加强信托配套制度建设和主要业务监管政策制定,为也信托业的良好发展保驾护航。

  二是大力促进信托制度应用和创新。信托本身具有多元化和可塑性强的特点,信托制度的各种功能逐步在各国家得到良好应用,尤其是在大陆法系下,更需要政府加大信托制度推广和应用。

  美国是早期信托业发达的国家,家族信托、慈善信托、保险金信托、养老信托都非常发达,在个人和家族财产管理和传承方面发挥了非常大的作用。日本引入信托制度,创新发展了贷款信托、财产形成信托等,近年来针对日本老龄化社会问题,政府部门积极推动发展家庭信托、赠予信托等,实现代际间财富有效传承,帮助解决社会养老问题。我国台湾省为了保护消费者权益,创新发展了预收款信托,成功在服务业、房屋预售等领域得到推广应用。

  三是加强信托文化普及。美国是信托文化非常发达的国家,信托已经成为生活中与医生、律师等具有相同重要的作用。而在日本,为了推广信托制度,早期通过发展贷款信托,一方面筹集资金支持基础设施建设,另一方面便利居民了解信托,这一时期有大量家庭投资了贷款信托,加强信托认知,这也为日本信托业上世纪70、80年代的大发展奠定了非常好的基础。

  总之,信托认知并不容易,需要通过更加多元化的方式,仍更多人接触信托、理解信托,才有可能启发人们更好地应用信托解决现实生活中的问题。

  四是促进信托业开放,实现优胜劣汰。日美两国信托行业发展经历曲折,不过目前两国信托业均扩大开放力度,都采取了信托专营和兼营同时并存的模式。美国是银行可以以信托业务部的形式开展信托业务,但是需要严格遵守防火墙和内部控制制度。日本已经允许外资金融机构、银行以及证券公司通过设立子公司的形式开展信托业务。

  在信托业建立起完善的准入和退出制度后,可以通过提高行业竞争水平,促进资源优化配置。随着信托业的开放,日美两国信托公司为了应对不断上升的竞争压力,兼并收购日益活跃,诸如美国Fiduciary Trust与Franklin Resources、日本三井信托与中央信托合并,由此增强综合竞争力,进一步实现了信托业务的集中化,这两国信托业务主要集中于四五家大型信托机构手中。

  五是推动信托行业实现专业化和综合化发展模式。美国信托公司面对日益严峻的信托业务竞争,选择的是专业化道路,以北方信托为代表的信托公司成功向私人银行和财富管理机构转型,极大提升了市场竞争力。日本信托银行则以其专业性和高效而赢得市场,不断利用自身丰富的专业人才和优化的流程设计,根据市场需求,及时进行产品创新和研发,形成了核心竞争力。



相关推荐: